少年中国从踢中超到攻读体育教育学博士如今他是高校足球教师

记者王伟报道赵健,出身职业足球,如今投身校园足球。他曾是中超深圳红钻队的职业足球运动员,国家一级运动员,退役后考取亚足联B级教练员证书,曾是内蒙古包头稀土高新区教育局校足办负责人、包头市健将足球俱乐部创始人,2021年他被母校内蒙古科技大学以特殊人才引进到学校,担任足球专项教师,主攻校园足球教学和研究。

今年33岁的赵健本科毕业于内蒙古科技大学,硕士毕业于曼谷格乐大学,现在是体育教育专业博士生在读。他是为数不多的职业足球运动员退役之后进入博士阶段深造的精英,从小走南闯北求学足球磨练了他的意志和精神,尤其是以职业足球运动员身份进入青少年校园足球实践和高校足球教育研究之后,他将专业和职业足球的实践与教育理念相结合,他的经历对内蒙古校园足球乃至全国校园足球的开展有着非常强的实践意义。

1989年,赵健出生在内蒙古包头。从小练习田径的他,在小学五年级时,由于奔跑速度出众被选入了足球队,从此开始了与足球的情缘。他从小学球,曾效力河南建业、安徽九方、深圳红钻,征战过中超、中甲、中乙、CUFA大足联赛,拿过全国U15、U17冠军,入选过国家少年集训队。

赵健在运动场上所展现的天赋,以及他对足球的热情,让他的父母认定了儿子是块当运动员的料。但内蒙古足球起步较晚,当年甚至一支像样的专业足球队都没有,要想踢球,就必须走出去。于是,父母带着小赵健四处拜师。上海徐根宝足球学校、河北六通足球学校,都留下了赵健的身影。徐根宝指导的赞赏坚定了他踢球的信念,前国家女足教练、河北名帅李振洲指导则将他带进了河南建业三队,开启了他的职业生涯。

“我非常感谢我的父母,是他们的先进思想和魄力让我走出包头,同时也要感谢我的启蒙教练张勇,是他让我接触到足球,喜欢上这项运动。还记得20年前父母带着我坐火车去全国求学的艰辛,路途中遇见了徐根宝指导,是他的认可及肯定,才让我父母下定决心走进足球。”赵健说。

赵健告诉记者:“那时候我们家庭条件很普通,这个普通是在内蒙古这个层面上,换到发达地区,我们还很落后,父母经常为日常开销和学费犯愁,直到我进了一线队,才给家里带来了经济上的补贴。可能正因为这一点,我更懂得吃苦和勤奋。所以我现在在内蒙古特别关注这样的孩子练球,因为他们很懂得生活的来之不易,训练中勤奋好学,比赛中意志更加顽强。说到进入职业队,最重要的是教练、天赋、勤奋、运气。教练排在第一,是因为千里马需要伯乐,最后的运气要跟勤奋挂钩,上天永远不会辜负努力的人。”

2004年到2008年,赵健从河南建业三队踢到一队,见证了球队冲超,期间,还曾入选河南U15、U17少年队以及国家少年集训队。2008年,赵健追随河南知名教练门文峰转投中甲球队安徽九方,在2009年随一线年,赵健转会当时的中超球队深圳红钻,成为首位踏上中超赛场内蒙古包头籍足球运动员。

职业球员的宝贵经历对赵健从事足球教育和校园足球培训工作起到了很大作用,让他具备了独有的优势。“最实际的就是实践与理论结合,因为是退役后才觉得自己理论知识欠缺,所以才能静下心来学习,这也是自己当了教练后才领悟到的,想让自己的队员提高得更快,必须要有更好的理论加上运动员时期的经验。我觉得自己的优势是更了解青少年运动员成长过程中心理想法和技术所需,每当看见队员训练和比赛场景,我就会想起当年自己所面对的场景。这样,才能更好地为他们解决心理和技术上的困境。”

职业足球的经历,让赵健更好地理解球员的想法、处境、心理和身体的变化,这在足球教育工作中非常关键。“我在面对一个球员时,仿佛都能看到自己当年在这个阶段时的样子,更便于我理解他在成长过程中在想什么,缺乏什么,需要改变什么。”

赵健在球员生涯中遇到多位恩师,其中包括前中国女足教练、河北名帅李振洲,前河南建业主教练门文峰。而原深圳红钻队主教练特鲁西埃给他留下的印象最深。赵健说:“特鲁西埃给我留下的印象很深,他的水平很高,理念也很好。到现在,我还和老特保持联系,经常向他请教。”

那个时候,深圳红钻队员都叫特鲁西埃为老特。在执教深圳红钻队之前,特鲁西埃在日本国家队的帅位上取得成功,并在日本足球青训方面做出很多贡献。特鲁西埃出任深圳红钻队主教练后仍然沿用执教日本球队的方式方法,但由于中日之间的足球及教育文化不同,导致他在深圳队并没有取得预想的成绩。赵健说:“当年作为球员,我没能理解他的想法,现在当了教练,才了解他的苦心,明白了他一直是以激励式教育法在培养队员。”

其实特鲁西埃是一位对青训有深刻理解的教练,在日本足球取得过巨大成功。从球员变为教练之后,赵健对当年特鲁西埃的训练方式和方法有了新的理解,“他是一名很有能力的教练,遇见他,也是我的荣幸。队员时期的我,还完全没有理解他的用心良苦,反而因为他对细节的讲究产生分歧。记得当时外界都在说他是个固执严厉的教练,回想起来,当时是我们的执行力和理解能力没有跟上他的想法,在我现在来看‘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当时我们身体达到了成熟,而心理和思想还未成熟,学习的知识还停留在小学初级阶段。”

赵健说:“其实足球运动不是简单的身体对抗,重要的是心理和思想上的对抗。所以我现在带队员更加重视内在的反馈。老特当年训练惯用打压方式,他用高压训练方法,让队员的心理达到崩溃的边缘,同时做到赛练同景。但中国的教育方式和日本是不一样的,国内球员缺乏的是自信和鼓励,那时候我没有懂得老特的用心,没能把他的意图转换成动力。”

深圳红钻队时,年轻的赵健就与记者谈起过自己的未来,那时记者就能感受到这位从内蒙古走出来的职业球员有一颗报效家乡的梦想,“我希望未来有一天能为内蒙古足球和包头足球做些贡献。”

2012年,赵健受伤,在考虑了很久后,他无奈决定退役。当时,深圳队向他抛出橄榄枝,希望他能留下执教梯队。但他最终选择返回家乡内蒙古包头,临别时还向记者打了个招呼。赵健说:“内蒙古出来的球员少,足球教练也少,我是从包头走出去的孩子,经历了职业足球之后,应当回去为家乡足球做点事情。”

返回包头后,他在当地创建了包头市健将足球俱乐部,立志投身于青少年足球培训。俱乐部从成立之初,就经历了硬件上、资金上的种种困难,“从创办俱乐部到现在,困难好像一直如影随形。”但他从未有过放弃的念头。

那些年,他全心全意在包头推动校园足球,“我最难忘的是内蒙古孩子灿烂的笑容和赢得比赛后的眼泪!记得我带的第一批队员,他们对足球非常热爱,爱得很简单很纯粹,训练非常认真专注。他们为输掉比赛痛哭过,也为夺冠后流下过激动的泪水,这就是体育的精神,足球的魅力。”过去十年,这个俱乐部持续为各大俱乐部梯队输送人才。

2017年,已经在内蒙古校园足球界取得不错成绩的赵健进入了包头市稀土高新区教育局,负责校园足球工作。在他牵头组织下,包头市举办了足球文化节、足球夏令营等活动和系列校园足球比赛。另外,赵健还负责区里教练员、裁判员的学习安排及精英球队的组建。

为了帮助高新区的教练员和裁判员提高业务水平,他也在提升自身的业务能力和规划能力。2021年,赵健参加了在河北举办的2021年E级教练员讲师选拔培训班,向北京体育大学足球教授、全国校园足球专家李春满学习。

“在讲师班里,李春满教授教会了我纯粹,作为足球人对足球的爱是纯粹专一的。他是一位实践和理论相结合的导师,在国内足球圈里德高望重。他的教学和引导非常直接,教授我们如何教会球员当教练员,当好教练员,怎样选拔出称职的教练员。”赵健说,在学习期间,他的一个足球教学理念还引起了李春满教授的高度评价。赵健希望通过自己的不断学习,为内蒙古培养出更多更好的教练员。

随着内蒙古在2014年被列为全国首个足球改革试点省区,“十三五”期间,内蒙古足球事业发展突飞猛进,足球改革试点工作初见成效,给了赵健这样实践与理论相结合的足球教育者有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征战职业赛场时候,赵健从来没有中断过学习,无论效力河南时,还是在安徽或者深圳踢球时,训练之余他都会待在宿舍捧着几本书看。2010年,在深圳红钻效力期间,赵健被内蒙古科技大学录取,而且是免试录取。“当年,很少有职业运动员会在踢球期间读大学,我给自己做了长远的规划,”他说,“只要是联赛间歇期,我都会去学校上课。”

进入大学后,赵健顺理成章地入选了校队。2011年4月,第11届大学生足球联赛内蒙古选拔赛的决赛上,赵健打入一粒进球,还送出一记助攻,帮助内蒙古科技大学以冠军的身份拿到当年北区总决赛的入场券。“那是内蒙古科技大学足球队在自治区的首次夺冠,也是我第一次参加大学生联赛。当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科大的学生,我真没想到,大学的足球赛球迷人数居然快赶上了有些场次中超比赛。夺冠后好多教练、老师、学生都留下了激动的泪水。”赵健说,“许多学生都冲进了球场,好几千人零距离庆贺,很像欧洲五大联赛的感觉。”

2014年,赵健从内蒙古科技大学毕业。随后他开始准备攻读硕士、博士学位。去年夏天,2021年内蒙古自治区大学生足球联赛本科超级组的比赛在内蒙古科技大学举办,作为东道主,内蒙古科技大学的男女足代表队在赛事中分别收获一冠一季。赵健在现场观看了母校的所有比赛。

2021年底,赵健以特殊人才的身份被内蒙古科技大学引入,和中国女足前国脚任桂辛成了同事。“任桂辛和我都是包头出去的球员,内蒙古科技大学将我们引进到学校工作,体现了学校对于校园足球项目和体育人才的高度重视。”

由于学校目前仍在假期,所以赵健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等开学后,我肯定要向任桂辛指导多多学习。”对于赵健来说,他一直在逆袭,他的长远规划为职业球员退役后的转型提供了借鉴,为专业足球人进入高校从事足球教育工作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退役后,赵健带过小学、初中、高中的校园足球队伍,还作为助理教练带过乙级队。而本科毕业后,他还计划进修硕士和博士,准确地说他是一位喜欢挑战自己的人。“可能这就是足球带给我的精神,喜欢尝试、喜欢突破自己。现在成为足球教师之后,我想教会我的队员们这种精神。”

“内蒙古足球从来不缺乏种子,而是缺乏土壤。这里更需要文化的积淀。大学生的足球生通常会有两种选择,一是毕业后的再提高,二是毕业后在足球方向就业,所以我要教会他们更多的东西。这样的工作有难度,但自我挑战才更有意义。内蒙古籍球员退役回乡再建设的人太少了,我的下一步想法是在大学里能多培养一些好的教练员,这样他们才能辐射更多的球员。”赵健说。

对于家乡的足球,赵健有自己的梦想和规划。“我希望内蒙古足球能迅速跟上国内足球优秀省市的水平,自己能带出更多优秀的队员。”赵健说,“如果能把足球文化在内蒙古传承下去,形成竹子定律,内蒙古的足球才有根,才会有成绩。”

对于校园足球,赵健特别看重校园足球文化的传承:“基层校园足球重要的是形成校园足球文化,文化的搭建很重要,需要时间和耐心。而目前现在校园足球还在努力让家长认可这项运动,球员的提高需要时间,这个时间是家长和学校给的,如果没有家长的支持,真正的足球苗子很难留在球场上。这就需要从学校到球员到家长的全方位足球文化的建设。”

对比职业球员和大学生球员,曾直接参加过大学生联赛和职业联赛的赵健深有感触。“职业联赛与大学生赛事在节奏上差距很大,职业赛事对抗性更强。”赵健说。“但大学生队员的理解能力和适应能力却很有优势,他们思维活跃,富有想象力,在比赛中会有想象不到的跑位和传接。”

赵健的观点实际上点出了中国足球长时间难以提高的部分原因。目前的职业球员、教练员和足球从业者普遍缺乏足够的高水平文化教育,文化素养的缺失限制了他们心理、视野、意识和创造力等方面的能力。赵健认为:“足球是体育当中的一项,体育又是教育学科里的一部分。教育和体育是不可分开的。体育不仅仅是身体和技术的提高,更是思想和精神层面提高。内在控制的是思想和决策,外在控制的是身体和技术,内在的思想带动外在的身体,先有思想后有行动。学习可以让一个人的思想、心理、视野、创造力有所改变,导致外在身体和技术的提高。所以说,当你内心充满想法、拥有足够丰富的视野和创造力时,球场上的你在心理、技术和身体上才会平衡。”

在赵健的理念里,要改变中国足球的现状,不仅仅要改变训练、场地、人才等硬性条件,还应该在观念、思想、文化方面进行,足球观念,就是每个人对足球的看法和想法,小孩子最初对足球的看法和想法非常关键,而这些东西在最开始是由父母和外界环境传递给孩子的。赵建说:“思想可能就是在球员接触足球之后产生的,比如坚韧不拔的信念。足球对抗性首先就不是身体上的,而是思想上的。”

退役后的十年间,赵健正在以足球教育者的身份为为家乡内蒙古的校园足球足球事业做自己的贡献,“我们已经培养了很多足球队员,一部分球员进入了职业队,也有去踢五超的,一部分去了大学,还有队员回来当教练员,继续他们的足球梦想。”他说,“他们在成长过程中得到了更多的历练,承担了更多责任,进入社会后会更自信,做事更加努力刻苦,彰显体育人的精神。作为一名教育者,能看到他们身上这样的改变,我非常开心。”

“我就是一块‘铺路石’,可能十年二十年不会见到成效,但总有一天会取得成功。”谈到内蒙古校园足球的发展,赵健说他愿意为家乡足球的未来做铺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